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功效條件

α-硫辛酸和多發性硬化症

三月 20 2019

本文內容:

經常發生的是,天然產品對非常嚴重的健康問題產生了極為正面的初步結果,但是卻沒有後續研究。在2005年,一項臨床試驗顯示,一種常見的膳食補充劑有助於為多發性硬化症帶來有意義的改善。幸運的是,自從這項初步研究以來,已經有大量的其他研究顯示,在膳食中補充α-硫辛酸可能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有顯著益處。這種疾病是有時會使人衰弱和致殘的神經系統疾病。

多發性硬化症是什麼?

多發性硬化症是一種進行性神經紊亂綜合徵,通常發生在成年早期,是因圍繞神經細胞的髓鞘逐漸喪失而引起的。這個過程稱為脫髓鞘。這種髓鞘的關鍵功能之一是促進神經衝動的傳遞。沒有髓鞘,就會失去神經功能。神經失去髓鞘,會出現症狀,包括運動和感覺功能紊亂,如視力模糊、頭暈、肌肉無力和刺痛感。可使用磁共振成像(MRI)檢測脫髓鞘的跡象,確認診斷。

多發性硬化症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者,免疫系統會將自身組織當作外來蛋白攻擊。自由基對神經細胞的損傷被認為是這種自身免疫過程的主要觸發因素。自由基是有高度反應性的分子,能與細胞化合物結合併破壞它們。在多發性硬化症中,原本對於免疫系統是隱藏的細胞組分,因自由基損傷而暴露出來,激發這些組分的自身抗體產生。自由基也與基質金屬蛋白酶(MMP)的活化有關,基質金屬蛋白酶是白細胞轉運到大腦和脊髓的重要介質。大腦和脊髓為中樞神經系統(CNS)。白細胞必須進入中樞神經系統,多動性硬化症才會進展。因此,防止脫髓鞘惡化,針對基質金屬蛋白酶會是一個可行方法。

α-硫辛酸用於多發性硬化症

α-硫辛酸(ALA是類似維生素的物質,常被稱為“大自然的完美防氧化劑。它獲得這個稱號,因為它是一種非常小的分子,可被有效吸收,並且很容易穿過細胞膜,包括血腦屏障。與主要為脂溶性的維生素E和水溶性的維生素C不同,ALA可以在細胞內外淬滅水或脂溶性自由基。此外,ALA還能延長維生素CE以及其他抗氧化劑的生化壽命。

ALA已經顯示了可改善多發性硬化症動物模型(即實驗性自身免疫性腦脊髓炎,簡稱EAE)的能力。這些動物研究促成了更進一步的研究。在EAE和多發性硬化症病變形成的初始階段,自由基的活性氧物質對血腦屏障造成損傷。通常,這種保護屏障可防止大分子以及白細胞進入大腦。血腦屏障受損,T淋巴細胞和其他白細胞就可遷移到中樞神經系統。

已經證明,ALA因具有減少白細胞進入中樞神經系統的能力,能預防大鼠出現EAE臨床症狀。而且,ALA還具有穩定血腦屏障的直接能力,研究人員使用活細胞成像技術將這種能力可視化並進行定量評估。此外,ALA還顯示出抑制一些化合物形成的能力,這些化合物與促成中樞神經系統內的炎症有關;抑制這些化合物的機制, 為ALA在實驗模型中展示的效果提供了另一種解釋。

第一項旨在確定ALA對多發性硬化症患者影響的臨床研究,在2005年發表。37名患多發性硬化症的受試者被隨機分為四組:安慰劑、ALA 600毫克每天兩次、ALA 1200毫克每天一次、以及ALA 1200毫克每天兩次。受試者僅服用膠囊14天。藥代動力學數據顯示,服用1200毫克ALA的受試者血清ALA峰值明顯高於服用600毫克的受試者,而且不同受試者的血清ALA峰值有很大差異。換句話說,有些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多的ALA,才能看到臨床效益。ALA含量越高,基質金屬蛋白酶9(MMP-9)就會消減得更多。化合物MMP-9與多發性硬化症的疾病活動有關。因此,ALA劑量越高,臨床獲益越大。ALA和幫助將白細胞轉運到中樞神經系統的粘附分子之間也有顯的劑量-反應關係。研究人員得出結論,ALA耐受性良好,似乎是改善多發性硬化症的有效輔助手段。

儘管有這些突出的結果,但在研究ALA對多發性硬化症的臨床效益方面,進展仍然很慢。自最初研究以來的研究顯示,這種神奇的天然化合物可能會成為任何多發性硬化症治療計劃的有利部分。例如,一項雙盲研究以52名復發緩解型多發性硬化症患者為對象,調ALA對稱為細胞因子的炎症化合物水平的影響。受試者在12週內獲給予ALA1200毫克/天)或安慰劑。結果顯示,與安慰劑組相比,ALA組某些關鍵細胞因子的水平顯著降低。由於這些關鍵細胞因子的水平通常與症狀的嚴重程度相對應,因此這些結果也是支持多發性硬化症患者每天攝入1200毫克ALA的

對同一批患者進行的另一項研究也顯示,與安慰劑組相比,ALA組的防氧化能力顯著改善;而另一項研究則顯示,ALA對於減緩脫髓鞘損傷有重大幫助。

體內防氧化活性的關鍵標誌之一,是ALA 穀胱甘肽等含硫分子的含量。它們處於游離活性形態時是硫醇,但當它們發揮其防氧化作用時,它們與其他含硫分子結合,形成二硫鍵,以中和促氧化劑。在這個過程中,ALA和穀胱甘肽等硫醇也會失去活性。因此,硫醇與二硫化物分子的比例是抗氧化劑狀態的重要標誌。硫醇含量越高,保護作用越大。

研究人員使用名為視覺誘發電位的測量方法,在導致視覺障礙的視神經多發性硬化症炎症發作期間檢查硫醇二硫化物的穩態。這包括測量頭皮上(眼睛上方)響應光刺激的電信號。患者坐在交替的棋盤圖案的屏幕前面。多發性硬化症患者的神經衝動傳遞減慢。結果以波形顯示。研究人員測量從給予刺激到形成最高波(稱為P100)的時間。用這種方法來評估多發性硬化症患者的視神經功能,是非常可靠而且經過驗證的。

這個研究的結果顯示,活性形態的硫醇和P100時間之間有明顯的相關性。有更多二硫化物和更少活性硫醇的失衡狀態,與視神經的炎症和功能障礙有關。活性更高的硫醇基也與排毒、細胞信號傳導機制和整體抗氧化防禦機制的改善有關。

研究人員的結論是,結果有很大程度顯示了ALA的補充有助於預防或至少顯著減緩視神經的脫髓鞘,從而保持多發性硬化症患者的視覺功能。

劑量建議

這項研究顯示,α-硫辛酸對於多發性硬化症患者可能是很重要的。以下是一些指引。首先,ALA有兩種形態,分別名為RS。它們是化學上彼此的鏡像。R異構體是較適合的形態,因為它是在人體內天然合成的,比S異構體更能有效地被吸收,所需的劑量較低,提供的濃度大幅高於S異構體。如果使用常規ALA(RS形態的混合物),劑量為每天1200mg。如果使用R形態,劑量可減少至600毫克。

ALA產品有常規速釋型態,也有緩釋形態。現有證據似乎並不支持服用緩釋產品具有優勢。事實上,即釋配方看來更好。ALA按劑量比例被迅速吸收,即是說無論劑量是50還是600毫克,吸收率大致相同。根據放射性研究,α-硫辛酸的絕對生物利用度約佔給藥劑量的93%。雖然緩釋ALA的吸收較慢,但​​其峰值不如即釋的高,吸收程度也比不上即釋形態。口服ALA看來可以提供最大的臨床效益;需要讓肝臟充分發揮抓住α-硫辛酸的能力,讓α-硫辛酸可進入循環系統,使血液中的α-硫辛酸含量升高,並輸送至其他重要組織。使用即釋產品看來可以實現這個目標,而劑量以每天服用一次比分次為佳。

多發性硬化症是多因素的

請記住,多發性硬化症肯定是一種多因素疾病,這意味著,為了有效地阻止病情進展,必須從多個不同的因素著手。還有其他天然化合物看來也頗為有用,尤其是魚油薑黃素製劑。上述的研究顯示,α-硫辛酸無疑是一種重要的改善方法。對於多發性硬化症,有效劑量似乎是在每天1200毫克的範圍內。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功效條件

脫氫表雄酮(DHEA)、睾酮以及與年齡相關的認知功能衰退和癡呆

功效條件

改善脫髮的天然方法

功效條件

天然草藥和血管性癡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