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outarrow
TW
24/7 協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5 個原因讓卵磷脂成為100 多年來備受青睞的天然產品

作者:Michael Murray 博士

本文包含以下內容:


什麼是卵磷脂?

卵磷脂是一種天然存在的脂質,許多植物和動物中都有發現。卵磷脂作為一種“功能性食物”來使用要追溯到 1907 年大豆卵磷脂的首次流行。最近,由於對轉基因大豆氾濫以及其變應原性的擔憂,源自向日葵的卵磷脂開始成為一種受歡迎的形態。卵磷脂有顆粒劑製品,也有軟膠囊製品。卵磷脂的主要成分是被稱為磷脂的脂肪化合物,其中最突出的是磷脂酰膽堿。這種化合物還是人體細胞膜中一種重要的結構因子,對細胞健康也至關重要。

在市面出售的多年來,卵磷脂的受歡迎程度急劇上升。隨著大量消費者選擇全食物來補充膳食,卵磷脂的受歡迎程度再次攀升。這裡是卵磷脂的 5 個重要健康益處。

卵磷脂是膽堿的極好來源。

雖然膽堿可以在體內由氨基酸——蛋氨酸絲氨酸生成,但是它於 1998 年被醫學研究院指定為一種必需營養素。為什麼呢?原因就是,即使是健康人,能夠生成的膽堿量也不足以滿足人體的需求。

膽堿在重要神經遞質——乙酰膽堿的生成方面以及在細胞膜信號化合物中發揮著作用。它也是一種類似於葉酸維他命 B12的”甲基“供體。它還在脂肪的正常輸送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若沒有膽堿,脂肪會受困於肝細胞中,從而引起一種被稱為非酒精性脂肪肝 (NAFLD) 的疾病。 膳食磷脂酰膽堿是膽堿的主要膳食來源,卵磷脂是磷脂酰膽堿最豐富的來源。

高膽堿攝入量可能可以促進腦功能

一些研究已經顯示出,高膽堿攝入量與增強的心智功能和記憶力有關。這種益處是腦部化學乙酰膽堿水平增加的結果,其中乙酰膽堿在記憶力和腦功能方面有著重大作用。用磷脂酰膽堿補充膳食已被記載可提高腦部乙酰膽堿水平。首先,研究人士認為,這會讓磷脂酰膽堿對阿茲海默症非常有助益。這是一種合理預期,因為低乙酰膽堿水平在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腦部當中極為常見。然而,阿茲海默症的問題不僅僅是乙酰膽堿水平一個。真正的問題是乙酰膽堿轉移酶的活性受損。這種酶將膽堿(由磷脂酰膽堿提供)與乙酰分子結合,以形成乙酰膽堿。因為提供更多的膽堿並不意味著這種重要酶的活性會提高,所以有關磷脂酰膽堿的研究顯示出其對大多數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益處極少。產生益處的最佳途徑是極高劑量(如 25 到 30 克)的磷脂酰膽堿。好消息是,補充磷脂酰膽堿對阿茲海默症是否有用可在使用磷脂酰膽堿的前兩個星期內有清楚的結果。

雖然磷脂酰膽堿卵磷脂在患有阿茲海默症的情況下可能不會促進腦功能,但是它確實看起來對其他大多數人有助益。在挪威開展的一項以 2195 名 70 到 74 歲之間的成年人為對象的研究中,腦動力和膽堿水平之間顯示出了很強的聯繫。與那些具有較高膽堿濃度的人們相比,血液中膽堿水平較低的人們具有較低的腦智能和認知能力。這項研究顯示,通過卵磷脂或磷脂酰膽堿補充膽堿可能可以提高膽堿水平,從而促進腦智能。

這種特別提出的益處可能與補充的劑量相關,因為臨床試驗在改善腦功能方面顯示出了極好的結果,但是在某些研究中,結果並不令人印象深刻。每個人的基線膽堿水平可能也是一個因素。想像一下只要腦部的膽堿”杯“滿了,就能實現積極的益處。如果一個人的杯子快要滿了,他可能對較低劑量就會反應良好,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杯子幾乎是空的,那麼他可能需要更高劑量。這些臨床研究結果的不一致可能僅僅顯示出,血液和大腦中存在一個膽堿臨界值,人們要看到益處,就必須達到這一臨界值。

既然膽堿水平不用進行程式化測試,而且卵磷脂的成本也很合理,那麼嘗試補充膽堿約 4 個星期的時間可能有助於對抗記憶或認知問題。如果未發現效果,我會建議將劑量加倍,再補充 4 個星期。

卵磷脂與肝臟健康

肝臟受損時,會造成肝臟內的脂肪沉積。這一過程可能會在酒精造成肝臟受損時發生,然而,出現了被稱為非酒精性脂肪肝 (NAFLD) 的新流行形式。它的嚴重程度從肝臟功能的良性受損到被稱為非酒精性脂肪肝炎 (NASH) 的肝臟炎症——可能會演變成肝硬化並最終造成肝功能衰竭。最大的成因是體重超重。在體重超過理想體重 10% 的人當中,超過 70% 的人患有 NAFLD,而肥胖者 100% 患有 NAFLD。

膽堿,尤其是磷脂酰膽堿,是脂肪從肝臟運走所需的物質。如果膽堿水平低,脂肪就會在肝臟積聚,從而導致 NAFLD。低水平的膽堿會顯著促成更為嚴重的肝臟問題——由於 NASF 演變而造成的肝硬化。在一項以來自非酒精性脂肪肝炎臨床研究網路的 664 名人士為研究對象的跨部門研究中,患有 NASH 並且攝入少於建議每日攝入量 50% 的膽堿的絕經後女性顯示出了更嚴重的肝臟纖維化。

很明顯,這些關聯顯示出補充卵磷脂磷脂酰膽堿可能對 NAFLD 和 NASH 有一些助益。一項探索性研究的結果迴避了這個問題:如果存在可能的益處,為什麼沒有進行更多的研究?該研究於 2001 年發表於期刊《腸外與腸內營養》(Parenteral and Enteral Nutrition) 上。它涉及了接受靜脈營養法的 NAFLD 成人患者。每天給這些患者額外注射 2 克膽堿完全解決了每位患者的 NAFLD。

儘管缺乏結論性研究,但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甚至也承認“足量的膽堿攝入是肝臟功能正常運行以及預防 NAFLD 所需要的”。

卵磷脂與膽固醇

也許,人們攝入卵磷脂最常見的原因就是為了幫助降低膽固醇水平,從而預防心臟疾病。有某些臨床證據支持這一用途。雖然 50 多年前進行的一些小型研究表現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結果,但是自那以後極少開展研究。確實存在的證據也顯示出了非常積極的效果。在為期 1 到 12 個月不等的 15 項使用卵磷脂療法的臨床試驗中,血清膽固醇總量降低了 8.8% 到 28.2%,甘油三酸酯降低了 25%,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水平增加了 13.4% 到 20%。這些研究使用的劑量通常為每天 1.5 到 2.7克。

最近的研究於 2010 年發表於醫學期刊《膽固醇》(Cholesterol)上。在該項研究中,30 名具有高膽固醇水平的患者每天接受 500 毫克大豆卵磷脂和高濃度磷脂酰膽堿,為期 2 個月。結果,總膽固醇水平和低密度膽固醇水平分別降低了 42% 和 56%。這些結果令人印象深刻,將很有希望引發進一步研究。如果這些結果有效,那麼將很有希望再次引發卵磷脂的流行,它作為一種安全而有效的天然方法降低高膽固醇水平。

卵磷脂提供的不僅僅是磷脂酰膽堿

雖然磷脂酰膽堿是卵磷脂, 的一種重要成分,但是還存在其它有價值的化合物,包括像磷脂酰絲氨酸這樣的其它磷脂,其中磷脂酰絲氨酸已在臨床研究中被證明是另一種可減少壓力、改善情緒、提高記憶力的重要腦部化合物。由於卵磷脂中的磷脂酰乙醇胺在減少炎症尤其是肝臟炎症方面的作用,人們對它也特別感興趣。這是針對源於大豆或向日葵的卵磷脂的具有代表性的介紹,但是請注意,這些化合物在市面上有許多不同的濃度:

大豆卵磷脂:

  • 23% 的磷脂酰膽堿
  • 14% 的磷脂酰乙醇胺
  • 14% 的磷脂酰肌醇
  • 5% 到 10% 的其它磷脂
  • 2% 到 5% 的固醇

向日葵卵磷脂:

  • 25% 的磷脂酰膽堿
  • 18% 的磷脂酰乙醇胺
  • 11% 的磷脂酰肌醇
  • 5% 到 10% 的其它磷脂
  • 2% 到 5% 的固醇

卵磷脂:要尋找什麼樣的卵磷脂以及劑量建議

您應該攝入什麼形態以及多少量的卵磷脂?首先,大豆與向日葵的比較。從實際的角度出發,您可以從上面看出,儘管它們非常相似,但是向日葵卵磷脂是一種相對較新的形態,而且對它沒有開展真正的研究。所以,總是存在這樣的可能性:大豆卵磷脂當中含有某些不同的成分,能夠產生向日葵卵磷脂所沒有的益處。開發向日葵卵磷脂的原因是為了避免非轉基因大豆以及大豆是一種常見過敏原的事實。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對大豆不過敏,並且產品被認證為非轉基因,那麼大豆是極好的選擇。

卵磷脂有顆粒劑製品和軟膠囊製品。磷脂酰膽堿或總磷脂的濃度可以存在巨大差異。也有一些產品將油分(亞麻油酸和亞麻酸)去除,以增加磷脂酰膽堿和總磷脂的濃度。因此,比較產品時要仔細閱讀標籤,並且重點關注列出的磷脂含量。

至於劑量,含有較高濃度(35% 到 68%)的磷脂用於降低膽固醇以維護肝臟健康的通常劑量範圍是每天 500 到 1500 毫克。膠囊通常使用這一劑量水平。為了促進腦健康和整體健康,卵磷脂顆粒劑的劑量通常為每日一滿勺(約為 10 克劑量),每日約提供 5000 毫克總磷脂(如果使用無油顆粒劑,這一數值會更高)。

卵磷脂通常被認為是安全的,沒有顯著副作用。較高劑量(如大於 10 克)的卵磷脂製劑可能會造成食慾不振、噁心、腹脹、胃腸疼痛和腹瀉。

沒有已知的藥物交互作用,並且卵磷脂在妊娠和哺乳期間也可安全使用。兒童甚至也可使用卵磷脂,只需將成人劑量減半即可。

參考文獻:

  1. Nurk E1, Refsum H1, Bjelland I2, et al. Plasma free choline, betaine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the Hordaland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13 Feb 14;109(3):511-9.
  2. Sitaram N, Weingartner B, Caine ED, a Gillin JC. Choline: selective enhancement of serial learning and encoding of low imagery words in man. Life Sci 1978;22:1555-1560.
  3. Higgins JP, Flicker L. Lecithin for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3;3:CD001015.
  4. Amenta F, Parnetti L, Gallai V, Wallin A. Treatment of cognitive dysfunction associated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with cholinergic precursors. Ineffective treatments or inappropriate approaches? Mech Ageing Dev 2001;122:2025-2040.
  5. Sherriff JL, O'Sullivan TA, Properzi C, Oddo JL, Adams LA. Choline, Its Potential Role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the Case for Human and Bacterial Genes. Adv Nutr. 2016 Jan 15;7(1):5-13.
  6. Mourad AM, de Carvalho Pincinato E, Mazzola PG, Sabha M, Moriel P. Influence of soy lecithin administration on hypercholesterolemia. Cholesterol. 2010;2010:824813.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養生

7種壓力管理補充劑和新的常態

健康養生

如何設計每天的補充劑方案

健康養生

麩胱甘肽5分鐘指南:它對免疫功能有何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