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健康養生

常見問答​​ – 胰酶

八月 7 2017

製劑是目前可獲得的最有效的營養補充劑之一。酶是可以加快化學反應的分子—它們可以幫助生成新的分子,也可以打破將分子連結在一起的分子鍵,將它們分成更小的單元。在酶產品中,大多數通常含有從豬胰(胰液)、真菌、或植物來源中提取的消化酶。這些酶的功能與人類胰腺分泌的消化酶的功能十分相似。人們發現酶製劑可以被應用於以下情況:

  • 癌症消化支持
  • 丙型肝炎、皰疹、帶狀皰疹
  • 炎症、運動損傷和創傷
  • 胰功能不全
  • 食物過敏
  • 多發性硬化症
  • 類風濕性關節炎和其他自身免疫疾病

胰腺是什麼?

胰腺是腹腔中的一個消化器官,位於胃部下方。它的主要工作是產生食物消化與吸收所需要的酶。分泌的酶包括可以消化脂肪的脂酶、消化蛋白質的蛋白酶、和分泌澱粉分子的澱粉酶。

服用胰酶真的可以促進消化嗎?

是的。事實上,傳統醫學已經在胰功能不全和囊性纖維化(一種罕見的遺傳病)中使用胰酶製劑來幫助消化功能了。胰功能不全的症狀有消化不良、吸收不良、營養不足、和腹部不適。

我如何判斷我的胰腺是否分泌足夠多的酶?

醫師會根據身體症狀和實驗室測試來評測胰島功能。胰功能不全的常見症狀包括腹脹和不適、噯氣、消化不良、以及糞便中有未消化的食物。要得到實驗診斷,大多數營養醫師會使用綜合的糞便和消化分析。另一個胰功能不全的指示標誌是腸道中酵母菌白色念珠菌的過度繁殖。蛋白酶不僅僅是蛋白質消化所必需的,還起到其他多種功能。例如,蛋白酶,還有其他消化分泌液,對預防小腸中寄生蟲(包括細菌、酵母菌、原生動物和腸道蠕蟲)的生成起到重要的作用。1 

胰酶會被吸收嗎?

充足的證據表明人體會通過重新吸收來試圖保存它的消化酶 。數項人體試驗表明,當口服胰酶補充劑(胰蛋白酶和糜蛋白酶)時,它們會被完整地吸收進血液流動中。2-6

胰酶如何幫助緩解食物過敏?

胰酶可以通過促進消化來幫助緩解食物過敏。一個食物分子必須是一個相對較大的分子才能引起過敏反應。在1930年代到1940年代間進行的研究中,人們發現胰酶對於預防食物過敏相當有效。7-8但似乎現在許多的醫師都沒有意識到、甚至遺忘了這些早期的研究。通常,蛋白酶分泌不足的人會遭受多種食物過敏。

胰酶會消化血蛋白嗎?

不會!血液裡有種特殊的因子可以阻擋酶,所以它們不會消化血蛋白。

為什麼胰酶可以被用為天然的抗炎藥?

蛋白酶對於炎症期間預防組織損傷及纖維蛋白凝塊的形成非常重要。蛋白酶會引起纖維蛋白加速分解,這個過程即纖維蛋白溶解。纖維蛋白在炎症惡化的過程中會在發炎區域周圍形成一道牆,這會堵塞血管和淋巴管,導致腫脹。纖維蛋白還會引起血凝塊的形成,血凝塊可能會移位並引發中風或者心髒病。

人們已發現胰酶和蛋白酶製劑對於治療許多嚴重的慢性炎症症狀十分有效,包括運動損傷、肌腱炎、類風濕性關節炎。9,10

除了被用作抗炎藥來治療創傷和炎症,胰酶通常還被用於治療血栓性靜脈炎,這種疾病會造成血凝塊在靜脈中生成、發炎、移位並引發中風或心髒病。

胰酶如何能幫助緩解自身免疫症狀,比如類風濕性關節炎?

對某些炎症症狀的益處似乎與幫助身體分解在由免疫系統生成的抗體和它們所依附的化合物(抗原)之間形成的免疫複合物有關。與血液中高水平的免疫複合物相關的症狀通常被稱作“自身免疫疾病”,這些疾病包括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狼瘡、硬皮症、和多發性硬化症。更高水平的循環免疫複合物還會導致潰瘍性結腸炎、克羅恩氏病、以及艾滋病。11-13

如果我需要服用胰酶的話,我該如何判斷他的效力呢?

胰酶產品是相當普遍的一種營養補充劑。大多數商業用製劑都是從新鮮的豬胰中製備的。美國藥典(USP)為其活性水平設定了嚴格的定義。 1X胰酶(胰液素)產品每毫升中含有不少於25個USP單位的澱粉酶活性、不少於2.0個USP單位的脂肪酶活性、以及不少於25個USP單位的蛋白酶活性。

效能更高的胰液素用一個整數的倍數來標誌它的強度。舉例來說,一個比USP標準強10倍的高效力、未稀釋的胰液提取物會被定為10X USP。人們偏好高效力產品勝過效力較低的胰液素產品,因為低效力產品通常經過了鹽水、乳糖、或葡萄糖的稀釋以達到想要的強度(比如4X或1X)。

胰酶產品的推薦服用劑量是多少?

8X USP胰酶產品的常見推薦劑量為200-600毫克,每日三次,若要用於幫助消化則在餐前立即服用,若想要用於抗炎則在餐前10-20分鐘或空腹服用。

胰酶還對什麼其他症狀有效呢?

能獲益於胰酶補充劑的症狀列表似乎一直在不斷增長。舉例來說,一項可能的用途是用於治療病毒相關的疾病,包括丙型肝炎和單純皰疹感染。比如,在一項治療帶狀皰疹的研究中,口服胰酶製劑比標準藥物療法(阿昔洛韋)更有效。16在一項丙型肝炎患者的研究中,人們發現胰酶製劑對於提高實驗室值和改善症狀的效果比α-干擾素還略勝一籌。17

“腸溶衣”是什麼意思?

由於胃分泌液可能會摧毀胰酶或使胰酶失去活性,含有胰酶的藥片會用這種方式包裹,好讓藥片通過胃部後再分解。這種方式被稱為“腸溶衣”。大量關於胰酶的研究都會使用腸溶製劑。

有沒有什麼植物來源可以代替胰酶使用呢?

有,來自Natural Factors的 Multi Enzyme™ 含有源於植物和真菌的酶,與胰酶功能非常相似。事實上,有證據證明它們的功效可能更好。18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我會推薦來自Natural Factors的產品 Zymactive™ 。這款產品既含有胰液素又含有植物性酶。

胰酶製劑安全嗎?

胰腺提取物通常耐受良好,不會引起明顯的副作用。即使是那些被認為是胰功能正常的人們,服用胰酶也不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也不會減少他們自身生成胰酶的能力。19然而我的建議是只在有明顯需求時才使用這些製劑。

參考

  1. Rubinstein E, et al.: Antibacterial activity of the pancreatic fluid. Gastroenterol 1985;88:927-32.
  2. Ambrus JL, et al.: Absorption of exogenous and endogenous proteolytic enzymes. Clin Pharmacol Therap 1967;8:362-8.
  3. Kabacoff BB, et al.: Absorption of chymotrypsin from the intestinal tract. Nature 1963;199:815-7.
  4. Martin GJ, et al.: Further in vivo observations with radioactive trypsin. Am J Pharm 1964;129:386-92.
  5. Avakian S: Further studies on the absorption of chymotrypsin. Clin Pharmacol Therap 1964;5:712-5.
  6. Liebow C and Rothman SS: Enteropancreatic circulation of digestive enzymes. Science 1975;189:472-4.
  7. Oelgoetz AW, et al.: The treatment of food allergy and indigestion of pancreatic origin with pancreatic enzymes. Am J Dig Dis Nutr 1935;2:422-6.
  8. Carroccio A, et al.: Pancreatic enzyme therapy in childhood celiac disease. A double-blind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Dig Dis Sci 1995;40:2555-
    2560.
  9. Innerfield I: Enzymes in Clinical Medicine. McGraw Hill, New York, 1960.
  10. Mazurov VI, et al. Beneficial effects of concomitant oral enzymes in the treatment of rheumatoid arthritis. Int J Tiss React 1997;19:91.
  11. Ransberger K: Enzyme treatment of immune complex diseases. Arthritis Rheuma 1986;8:16-9.
  12. Steffen C, et al.: Enzyme therapy in comparison with immune complex determinations in chronic polyarteritis. Rheumatologie 1985;44:51-6.
  13. Ransberger K and van Schaik W: Enzyme therapy in multiple sclerosis. Der Kassenarzt 1986;41:42-5.
  14. Gonzalez NJ and Isaacs LL: Evaluation of pancreatic proteolytic enzyme treatment of adenocarcinoma of the pancreas, with nutrition and detoxification
    support. Nutr Cancer 1999;33:117-24.
  15. Leipner J and Saller R: Systemic enzyme therapy in oncology: effect and mode of action. Drugs. 2000;59:769-80.
  16. Kleine MW, Stauder GM and Beese EW: The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orally administered hydrolytic enzymes and their effects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herpes zoster as compared with those of oral acyclovir therapy. Phytomedicine 1995;2:7-15.
  17. Kabil SM and Stauder G: Oral enzyme therapy in hepatitis C patients. Int J Tiss React 1997;19:97-8.
  18. Schneider, MU, Knoll-Ruzicka ML, Domschke S, et al: Pancreatic enzyme replacement therapy: Comparative effects of conventional and enteric-coated microspheric pancreatin and acid-stable fungal enzyme preparations on steatorrhea in chronic pancreatitis. Hepatogastroenterol 1985;32:97-102.
  19. Friess H, et al.:Influence of high-dose pancreatic enzyme treatment on pancreatic function in healthy volunteers. Int J Pancreatol 1998;23:115-23.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養生

你缺乏這些脂溶性維生素嗎?

健康養生

共軛亞油酸(CLA)快速指南

健康養生

蒲公英根對健康的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