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chael Murray醫生(自然療法)

蜜蜂是了不起的生物,担起授粉的重大任務,對地球上的生命全然是關鍵性的。 愛因斯坦這段話經常被引用:「如果蜜蜂從地球上消失,人類頂多只能再活四年。」 特近,由於一種被稱為「蜂群衰竭失調症」(CCD)的現象,北美洲的蜜蜂數量有所下降。 有很多因素都被認為是造成CCD的原因,例如殺蟲劑、病原體和養蜂方法,但沒有一個因素有足夠的一致性來表明其為造成這種情況的僅有原因。

蜜蜂除了傳播花粉之外,還為我們提供一些奇妙的營養產品。 不單有香甜的蜜糖,還有對健康非常有益的蜂花粉、蜂膠和蜂王漿。 歷史上,這些蜜蜂產品在天然產品行業中一直受到高度重視,但似乎許多零售商已經忘記了這些食品對健康的價值是多麼重大。 以下是這些產品的簡要說明:

  • 蜂花粉來自開花植物的雄性生殖細胞。 蜜蜂帶著花的雄性生殖細胞飛到另一朵花,使雌性生殖細胞受精。 蜜蜂幫助世界上超過80%的穀物、水果、蔬菜和豆類繁殖。 蜜蜂將採集的花粉帶到蜂巢,然後將酶和花蜜加到花粉中。 要知道,一茶匙的蜂花粉是一隻蜜蜂持續一個月每天工作八小時的勞動成果。
  • 蜂膠是蜜蜂從樹(特別是楊樹和針葉樹)的葉芽和樹皮中採集的樹脂。 蜜蜂使用蜂膠和蜂蠟來建造蜂巢。 蜂膠具有抵禦細菌活性,可幫助蜂巢防禦病毒、細菌和其他生物。
  • 蜂王漿是工蜂製造的濃稠乳狀物質,供蜂后食用。 工蜂將其咽喉中的腺體分泌的酶和蜜糖、蜂花粉混合,製成蜂王漿。 蜂王漿被認為是一種有效的營養補充品,因為蜂后無論體型、力量、耐力還是壽命,均遠勝其他蜜蜂。

歷史和民間用途

蜜蜂產品在醫學方面的使用,歷史與養蜂一樣悠久。 早在2000多年前,蜜蜂產品已多次在中文文獻中出現。 希波克拉底筆下也曾提及蜜蜂產品。 蜜糖在羅馬時代極受珍視,經常被用來代替黃金繳納稅項。

在蜜蜂產品中,蜂膠 被認為是特具藥學使用價值的。 製造蜂膠的蜜蜂被描繪在古埃及的花瓶上,蜂膠的價值可見一斑;在古埃及,蜜蜂的圖案經常見於國王的頭銜中,也見於用來獎勵勇士的裝飾品上。 古埃及人將蜜蜂及其蜂膠視為永恆健康和生命之源。

營養益處

蜂花粉經常被譽為「自然界特漂亮的食物」。 其所含蛋白質特別豐富(總蛋白質通常佔35-40%),並且是完整的蛋白質(即含有全部8種必需胺基酸)。 實際上,蜂花粉的蛋白質含量比任何動物來源都要高,而且其蛋白質有大約一半是游離胺基酸形態,可以直接為人體所用。 蜂花粉還提供大量的維生素B雜、維生素C、胡蘿蔔素、礦物質、DNA、RNA、類黃酮分子和植物荷爾蒙。

蜂膠蜂王漿的營養品質與蜂花粉相若,但一些生物活性化合物(例如多酚)的含量則顯著較高。1、2 蜂王漿含有蛋白質約12%、脂類5%至6%、碳水化合物12%至15%。

科學研究

蜜蜂產品對健康的益處備受推崇,但人體臨床試驗尚不足夠。 花粉、蜂膠和蜂王漿的健康用途有一些重疊。

蜜蜂產品的熱門健康用途:

蜂花粉

  • 過敏
  • 幫助抗氧
  • 加強活力
  • 更年期症狀
  • 放化療輔助

蜂膠

  • 傷風
  • 腸胃感染
  • 加強機體防禦力
  • 控制炎癥(外用)
  • 上呼吸道感染
  • 女性私密部位炎

蜂王漿


  • 延緩老化
  • 加強活力及身心功能
  • 更年期症狀
  • 高膽固醇

蜂花粉

蜂花粉的研究很少,大概是因為此類投資缺乏經濟回報。 但現存的研究雖然數量有限,成果卻是但令人瞩目的。 例如,一些動物研究顯示,花粉可以促進生長和發育、提高精子品質、增加生育機率、防止自由基和氧化損傷、防禦有害輻射以及化學溶劑毒性。3-5

一項雙盲人體研究顯示,蜂花粉提取物可優化更年期症狀(頭部疼痛、尿失禁、女性私密部位乾燥、活力下降)。6雖然這種花粉提取物沒有動情素的作用,但受試者的症狀也有所優化,這對於不能服用任何種類動情素的婦女來說,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7

蜂膠

蜂膠 主要被用於免疫系統強化和防感染。 蜂膠具有固有抵禦細菌活性,可幫助蜂巢防禦病毒、細菌和其他生物。 一些實驗性的研究顯示,蜂膠有相當好的抵禦細菌活性。8-10根據初步的人體研究,蜂膠還可以刺激免疫系統。11、12實驗性的研究並顯示,蜂膠有一定的抗氧、肝臟支持、緩解炎癥和防禦惡性疾病特性。13-17

蜂膠的一個主要用途是預防傷風和縮短傷風病程。 一項初步人體研究報稱,蜂膠提取物降低了兒童上呼吸道感染的風險。11在一項對50名傷風患者進行的雙盲研究中,服用蜂膠提取物的一組,症狀消失的速度比安慰劑組快得多。18 

口腔噴霧劑是特常見的蜂膠遞送方法之一。 一項雙盲研究讓122名有輕度傷風症狀的健康成年人使用含有蜂膠提取物的口腔噴霧劑,以探討這種製劑的效用。19劑量為每天三次,每次噴2-4下。蜂膠組的症狀比另一組早兩天解除(三天對比五天)。 兩組均無不良反應。

根據初步研究,蜂膠的抵禦細菌特性還可能有助於預防腸胃寄生蟲感染和女性私密部位酵母菌感染。20-21

蜂王漿

長久以來,蜂王漿一直被推崇為逆齡和修復活力的傳統藥品;根據研究,蜜蜂和一些其他物種(包括老鼠)在攝取蜂王漿後,壽命有所延長。 在實驗性的研究中,顯示了多種逆齡作用。 例如,動物研究顯示了蜂王漿的抗皮膚老化作用;皮膚的膠原蛋白含量增加了,皮膚的彈性和強度從而得以優化。 在小鼠研究中,長期攝取蜂王漿後,受試動物的記憶力和身體機能有所優化。 肌肉干細胞增加了,也避免了與年齡有關的肌肉減少。22、23 

一項人體研究讓194名受試者接受安慰劑、每天1.2克的蜂王漿或每天4.8克的蜂王漿,為期一年,以評估蜂王漿對護老院居民肌肉力量的影響。 主要測量的是握力。 研究未有顯示蜂王漿使力量得到優化,但老年人的肌肉力量下降有所減緩。24

蜂王漿臨床用途的一個重點領域是絕經前和絕經後。2、22、23  特近的一項雙盲臨床試驗評估了這個用途。25研究對象為200名絕經後的婦女(45-60歲)。 參與者每天服用1000毫克蜂王漿膠囊或安慰劑,持續8週。 蜂王漿組的絕經症狀總分顯著下降,安慰劑組則沒有下降。 量表包括11種更年期症狀,包括抑鬱、煩躁不安、心悖、潮熱、焦慮、性問題、睡眠障礙、膀胱問題、肌肉功能障礙和女性私密部位乾燥。

根據研究,蜂王漿除了對更年期婦女有幫助,對有經前綜合症(PMS)的婦女也有好處。 一項雙盲研究以110名有PMS的女醫級生為對象,其中一組連續兩個月每天口服1000毫克蜂王漿膠囊,其PMS症狀分數從23.17降至11.42,安慰劑組則從 21.48降至20.27。 有優化的症狀包括疲勞、煩躁、緊張、乳房壓痛和腹脹。2、26

另一個令人感興趣的領域是蜂王漿的降膽固醇作用。 截至2021年4月,這個領域有11項人體研究發表了,其中8項是雙盲研究。2、27在這八項雙盲研究中,有四項使用口服製劑,另外四項則使用注射劑。 對這些雙盲研究的詳細分析顯示,儘管研究設計存在缺陷,蜂王漿口服製劑也沒有商業製劑的標準化,但也使中度至重度的高膽固醇病人的血中膽固醇降低了大約14%(初始值為210至325 mg/dl)。 在使用更高質素的蜂王漿產品時,效果更好。

劑量建議

  • 蜂花粉:通常每天1至3湯匙
  • 蜂膠:100至500毫克,每天三次
  • 蜂王漿:250至500毫克,每天1至2次

副作用

過敏反應是蜜蜂產品特常見的副作用,除此之外,並無明顯的副作用。 如果已知對針葉樹和楊樹過敏,則應避免使用蜂膠,因為可能會產生嚴重的過敏反應。28沒有已知的藥品相互作用。

參考文獻:

  1. Burdock G.A..  Review of the biological properties and toxicity of bee propolis (propolis).  Food Chem Toxicol  (1998) 36  347–363.
  2. Ahmad S.; Campos M.G.; Fratini F.; et al. New Insights into the Biological and Pharmaceutical Properties of Royal Jelly. Int J Mol Sci. (2020) 21(2)  382.
  3. Qian B.; Zang X.; Liu X..  Effects of bee pollen on lipid peroxides and immune response in aging and malnourished mice.  Zhongguo Zhong Yao Za Zhi  (1990) 15  301–303. 319
  4. Xie Y.; Wan B.; Li W..  Effect of bee pollen on maternal nutrition and fetal growth.  Hua Xi Yi Ke Da Xue Xue Bao  (1994) 25  434–437. [Chinese].
  5. Ceglecka M.; Wojcicki J.; Gonet B.; et al. Effect of pollen extracts on prolonged poisoning of rats with organic solvents.  Phytother Res  (1991) 5  245–249.
  6. Szanto E.; Gruber D.; Sator M.; et al.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melbrosia in treatment of climacteric symptoms.  Wien Med Wochenschr  (1994) 144  130–133.
  7. Einer-Jensen N.; Zhao J.; Andersen K.P.; et al. Cimicifuga and Melbrosia lack oestrogenic effects in mice and rats.  Maturitas  (1996) 25  149–153.
  8. Tosi B.; Donini A.; Romagnoli C.; et al. Antimicrobial activity of some commercial extracts of propolis prepared with different solvents.  Phytother Res  (1996) 10  335–336.
  9. Dobrowolski J.W.; Vohora S.B.; Sharma K.; et al. Antibacterial, antifungal, antiamebic, antiinflammatory and antipyretic studies on propolis bee products.  J Ethnopharmacol  (1991) 35  77–82.
  10. Tichy J.; Novak J..  Detection of antimicrobials in bee products with activity against viridans streptococci.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00) 6  383–389.
  11. Bratter C.; Tregel M.; Liebenthal C.; et al. Prophylactic effectiveness of propolis for immunostimulation: a clinical pilot study.  Forsch Komplementarmed  (1999) 6  256–260.
  12. Crisan I.; Zaharia C.N.; Popovici F.; et al. Natural propolis extract NIVCRISOL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and chronic rhinopharyngitis in children.  Rom J Virol  (1995) 46  115–133.
  13. Pascual C.; Gonzalez R.; Torricella R.G..  Scavenging action of propolis extract against oxygen radicals.  J Ethnopharmacol  (1994) 41  9–13.
  14. Lin S.C.; Lin Y.H.; Chen C.F.; et al. The hepatoprotective and therapeutic effects of propolis ethanol extract on chronic alcohol-induced liver injuries.  Am J Chin Med  (1997) 25  325–332.
  15. Khayyal M.T.; El-Ghazaly M.A.; El-Khatib A.S..  Mechanisms involved in the antiinflammatory effect of propolis extract.  Drugs Exp Clin Res  (1993) 19  197–203.
  16. Mirzoeva O.K.; Calder P.C..  The effect of propolis and its components on eicosanoid production during the inflammatory response.  Prostaglandins Leukot Essent Fatty Acids  (1996) 55  441–449.
  17. Choi Y.H.; Lee W.Y.; Nam S.Y.; et al. Apoptosis induced by propolis in huma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ell line.  Int J Mol Med  (1999) 4  29–32.
  18. Szmeja Z.; Kulczynski B.; Sosnowski Z.; et al. Therapeutic value of flavonoids in Rhinovirus infections.  Otolaryngol Pol  (1989) 43  180–184. [Polish].
  19. Esposito C.; Garzarella E. U.; Bocchino B.; et al. A standardized polyphenol mixture extracted from poplar-type propolis for remission of symptoms of uncomplicate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URTI): A monocentric,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Phytomedicine (2021) 80 153368.
  20. Miyares C.; Hollands I.; Castaneda C.; et al. Clinical trial with a preparation based on propolis “propolisina” in human giardiasis.  Acta Gastroenterol Latinoam  (1988) 18  195–201: [Spanish].
  21. Dalben-Dota K.F.; Faria M.G.; Bruschi M.L.; et al. Antifungal activity of propolis extract against yeasts isolated from vaginal exudates.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10) 16  285–290.
  22. Bălan A.; Moga MA; Dima L.; Toma S.; Elena Neculau A.; Anastasiu V.V. Royal Jelly-A Traditional and Natural Remedy for Postmenopausal Symptoms and Aging-Related Pathologies. Molecu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