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outarrow
TW
24/7 協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舍拉肽酶5分鐘指南:它對呼吸健康的重要性

作者:Michael Murray醫生

本文內容:


酶製劑是優化人類健康(包括呼吸道健康)的有效膳食補充劑之一,但它們被人利用得很少。特有用的酶之一是舍拉肽酶。

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一項重要的研究在歐洲和日本進行,結果顯示,舍拉肽酶可能是促進呼吸健康的特有效膳食酶補充劑之一,更具體地說,它可以緩解鼻塞、喉痛和呼吸道發炎。1Hans Nieper醫生是一位知名品牌的替代醫級醫生,也是德國腫瘤學會的前主席,他以廣泛使用蛋白水解酶而聞名;他認為捨拉肽酶的價值比其他酶都要高。因此,Nieper醫生稱舍拉肽酶為“奇蹟之酶”。2 

‌‌‌‌酶是什麼?

酶是加速化學反應的分子,會幫助建立新的分子,或者使連接分子的鍵斷裂,從而將分子分解成更小的單位。

作為膳食補充劑的酶通常含有消化酶,這些消化酶可將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和其他食物成分分解成可被吸收的較小單位。可在兩餐之間或空腹時服用這些消化酶(特別是蛋白酶或蛋白水解酶),它們會對全身產生影響,而不僅僅在消化道。

‌‌‌‌舍拉肽酶是什麼?

舍拉肽酶是一種酶,由一種有益的細菌──粘質沙雷氏菌(Serratia marcescens)產生,這種細菌存在於蠶的腸道中。蠶變為成蟲時,利用這種酶的強大作用來分解繭,以便從繭中脫出。

蠶用以結繭的蠶絲是特奢華的面料之一,也是特堅固耐用的天然材料之一。但是蠶絲的成分是什麼?蠶絲是蠶分泌以結繭的一種特殊蛋白質。蠶絲是由被稱為絲素的不溶性蛋白質組成,另一種被稱為絲膠蛋白的蛋白質層像膠水一樣,把絲素粘合在一起。蠶絲是一種非常強韌和有彈性的蛋白質,然而捨拉肽酶這種酶,能夠輕易地將蠶絲分解。這真是個奇蹟。

市面出售的捨拉肽酶是從粘質沙雷氏菌培養物中產生的。舍拉肽酶也被稱為鋸齒波肽酶、血清素、沙雷氏桿菌、沙雷菌肽酶、舍雷肽酶或蛇肽酶。

‌‌舍拉肽酶是如何起作用的?

舍拉肽酶和其他蛋白水解酶分解蛋白質的方法是水解,即通過加水來使特定氨基酸(蛋白質的構建模塊)之間的肽鍵斷裂,從而分解蛋白質。有充分的文獻顯示,口服蛋白水解酶(包括舍拉肽酶),3 會被完整地吸收到血液中,對全身發揮作用。研究顯示,舍拉肽酶會先被傳遞到有損傷或處於壓力下的組織。4

‌‌‌‌舍拉肽酶對健康有什麼好處?

舍拉肽酶在歐洲和日本已經使用了50多年,根據文獻,它對人體對損傷的反應以及免疫系統、血管和呼吸道的健康有幫助。

研究顯示,舍拉肽酶可分解纖維蛋白,並遏抑吸引發炎細胞到創傷部位的分子的形成,從而優化循環和減輕腫脹。5減輕腫脹又會有助於緩解疼痛。舍拉肽酶也能遏抑激肽的形成,激肽是痛覺誘導化合物。這些作用有助於運動損傷、創傷、重複應激(如腕管綜合徵)和外科手術的修復。

一項研究顯示,舍拉肽酶有助於提高對損傷和創傷的反應。6在多種實驗模型和臨床研究中,都顯示了這種作用。7-10例如,有研究顯示了舍拉肽酶可以優化膝關節疼痛患者的關節功能和靈活性。7也有研究顯示它可以促進牙科和外科手術後的癒合,因為它能減少腫脹和瘀傷,從而加快癒合時間。舍拉肽酶也為受纖維囊性乳房症狀(如疼痛、腫脹和壓痛)困擾的婦女提供了好處。11

‌‌‌‌舍拉肽酶、上呼吸道健康和免疫

黏液屏障是預防呼吸道感染的首道防線。舍拉肽酶、粘解酶和菠蘿蛋白酶等蛋白酶,在減少粘液厚度的同時,會增加粘液的產生,並顯著加快粘液在呼吸道的運送,直到粘液被吞嚥或排出體外。除了加強粘液的力學效應外,蛋白酶還可以使粘液中的特殊保護因子更有效地中和入侵的微生物。粘液中的一些保護因子包括分泌性IgA、一氧化氮、乳鐵蛋白和各種白細胞衍生的蛋白酶控製劑;蛋白酶控製劑可阻斷病毒。

舍拉肽酶還可以優化粘液分泌的結構和功能。粘液粘稠和功能不全的病人使用舍拉肽酶,可以顯著降低粘液的粘度(厚度和粘性),但不會降低呼吸道粘液的彈性。提高粘液的粘性和彈性比例,是決定粘液在保持呼吸道不受顆粒物和微生物影響方面的效率的重要因素。12-14 

在粘液變厚或過粘的時候,舍拉肽酶對粘液的影響是很重要的。通過降低粘度,舍拉肽酶可以減少粘液造成的鼻塞,這不僅可以減輕鼻塞症狀,還可以減少繼發性細菌感染的可能性。過厚或過於粘稠的黏液,是致病細菌的滋生地。

舍拉肽酶對胃腸粘液和粘膜也有重要作用。舍拉肽酶對生物膜的遏抑作用尤其重要;生物膜是一種緊密堆積在一起的細菌,附著於小腸內壁的黏性基質。舍拉肽酶能夠侵蝕生物膜基質,並阻止細菌粘附在腸壁上。15 

‌‌‌‌劑量建議

與許多其他酶一樣,舍拉肽酶的用量不是基於重量(毫克),而是基於舍拉肽酶的酶活性(以舍拉肽酶單位或SPU表示)。在大多數的應用中,劑量為40000至100000單位,每天特多三次。劑量範圍取決於人的個子大小以及需要多少幫助。為了達到上佳效果,應空腹服用舍拉肽酶。要加快手術後的修復,一般的方案是在手術前一天、手術後一天晚上(一次)、以及在手術後的5天內(每天特多3次)使用舍拉肽酶。然而,由於目前尚無足夠的研究去評估任何不良反應或相互作用,我的建議是僅在手術後使用舍拉肽酶。

‌‌‌‌副作用、安心性和藥品相互作用

至於副作用和安心性方面,舍拉肽酶的安心性良好,沒有明顯的副作用。由於舍拉肽酶可能會減少血液凝結,因此不應與其他影響血小板或血栓形成的藥品一起使用,這些藥品包括氯吡格雷(波立維)、肝素、華法林(香豆素)等。

參考文獻:

  1. Bhagat S, Agarwal M, Roy V. Serratiopeptidase: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xisting evidence. Int J Surg. 2013;11(3):209-217.
  2. Hans A. Nieper, GS Eagle-Oden, and Arthur D. Alexander. The Curious Man: The Life and Works of Dr. Hans Nieper. Author House, 2010.
  3. Moriya N, M Nakata, M Nakamura, et al.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serrapeptase (TSP) in Rats Biotechnol Appl Biochem 1994 Aug;20(1):101-8.
  4. Moriya N, Shoichi A, Yoko H, et al.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serrapeptase and its distribution to the inflammation sites. Japan Pharmacol Therapy 2003; 31:659-666
  5. Kakinuma A, Moriya N, Kawahara K, Sugino H. Repression of fibrinolysis in scalded rats by administration of Serratia protease. Biochem Pharmacol. 1982;31(18):2861-2866.
  6. Tiwari M. The role of serratiopeptidase in the resolution of inflammation. Asian J Pharm Sci. 2017;12(3):209-215.
  7. Klein G, Kullich W. Short-term treatment of painful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with oral enzymes.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versus diclofenac. Clin Drug Invest 2000; 19:15-23
  8. Sivaramakrishnan G, Sridharan K. Role of Serratiopeptidase After Surgical Removal of Impacted Mola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Maxillofac Oral Surg. 2018 Jun;17(2):122-128.
  9. Esch PM, Gerngross H, Fabian A. Reduction of postoperative swelling. Objective measurement of swelling of the upper ankle joint in treatment with serrapeptase-a prospective study Fortschr Med 1989; 107:67-68
  10. Malshe PC. A preliminary trial of serratiopeptidase in patients with carpal tunnel Syndrome. J Assoc Physicians India. 2000;48(11):1130.
  11. Kee WH, Tan SL, Lee V, Salmon YM. The treatment of breast engorgement with Serrapeptase (Danzen);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controlled trial. Singapore Med J 1989; 30:48-54.
  12. Majima Y, Inagaki M, Hirata K, et al. The effect of an orally administered proteolytic enzyme on the elasticity and viscosity of nasal mucus. Arch Otorhinolaryngol 1988;244:355-359.
  13. Nakamura S, Hashimoto Y, Mikami M, et al. Effect of the proteolytic enzyme serrapeptas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airway disease. Respirology 2003;8:316-320.
  14. Mazzone A, Catalani M, Costanzo M, et al. Evaluation of Serratia peptidase in acute or chronic inflammation of otorhinolaryngology pathology: a multicentre, double-blind, randomized trial versus placebo. J Int Med Res 1990;18:379-388.
  15. Longhi C, Scoarughi GL, Poggiali F, et al. Protease treatment affects both invasion ability and biofilm formation in Listeria monocytogenes. Microb Pathog. 2008;45(1):45-52.

相關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養生

微生物群是什麼?機體抵抗能力如何受其影響?

健康養生

7種壓力管理補充劑和新的常態

健康養生

如何設計每天的補充劑方案